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欧洲头条丨超6亿人次出游的长假是对质疑中国疫情数据造假的最好打脸

2020-10-20 14:03 | 未知 |
我要分享

正常上班、正常度假对很多国家的人来说都是奢望了,如今欧洲人民就正生活在二次疫情的阴影之下。

10月6日法国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0489例、西班牙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2793例、英国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4542例。部分英国地区都已经禁止家庭互相串门了,并且官方发话“更严格的全国性封锁措施不可避免”。中国游客“我不想玩了,我想回家”的苦恼,他们是必然没有的。

这几天,一些欧洲媒体关注到了中国长假的惊人客流量。据中国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测算,8天长假前7日,全国共接待国内游客6.18亿人次,同比恢复79.0%;实现国内旅游收入4543.3亿元。

波兰报业文章《中国令人惊讶,新冠疫情得到控制,数百万人已踏上黄金周之旅》。

“中国的旅游潮在外媒看来是不可想象的。对比之下波兰仅在那几天,单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连续打破纪录。”

波兰著名网红维罗妮卡目前正在中国旅行,10月1日她在社交媒体分享了她在武汉火车站的视频。武汉火车站拥挤的人群,证明疫情得到了控制。

BBC网站文章说“中国假期:数以百万的中国人在黄金周旅行”,“来自中国的画面与今年早些时候处于封锁状态的国家有着天壤之别。”

瑞士德语广播电视(SRF): “尽管面临疫情,仍整装出行:5.5亿中国人想旅行。”

新苏黎世报的文章标题很长——《中国更好!疫情中西方民主国家的失败反衬了中国的成功。今年,中国比平常更加谨慎地庆祝国庆,但方案是明确的:病毒已被击败。今天,中国认为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

文章里说,中国人告诉记者:“如果我能选择一个在疫情期间居住的国家,那就是中国。”另一个中国人说,我对政府很有信心,“现在我能毫无顾虑地上街”。

文章引用了4月下旬加拿大社会学家Cary Wu对中国31个省份的近20000名中国人做的一项调查。89%的受访者表示对中央政府在疫情期间的应对感到满意,81%的人表示有足够的日常用品和防护用品,中国省级和市级地方政府的满意率也没有任何一个低于50%。

文章还引用了另一项哈佛大学的研究—只要经济持续繁荣,中国人就会对政府给予积极的评价。中国的经济复苏,与许多正在经历经济大幅下滑的挣扎中的国家形成鲜明对比。

看到这里是不是极度舒适?也不要想太多,这篇文章的角度还是以看待一个对手,而不是一个朋友,甚至不是一个中性的研究对象来写的。这篇文章的立场是,一个强大的中国是威胁,是警醒。但至少这已经是一篇“睁开眼看中国”的文章了。

长期关注外媒对中国报道的人估计能感受到,自从国内基本控制住疫情以来,从三四月份开始,说中国疫情数据造假的言论就很有市场。或赤裸裸造谣,或娇滴滴暗示,说中国的数据不可信。

出于最大善意我们作出最大努力——试着站在他们角度上反观中国,难道我们看上去真的很假吗?

当时很多网友就像下面这位Thomas Massie一样说“我怀疑中国数据的可靠性。”

John Burn-Murdoch反驳他,“不要断言中国数据的可靠性,除非你能拿出证据。中国好多区域已经封城数月了,所以他们的确诊和死亡人数曲线下降并不是件令人惊讶的事”。

John Burn-Murdoch正是上面那张金融时报疫情数据图的作者。

而这位Thomas Massie并不是普通网友,他是美国众议院议员,共和党人。值得一提的是在2019年11月20日美国众议院对参议院版本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及在2019年12月3日的《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的表决中,他都投了当时唯一的反对票!他的外交立场是反对干涉别国内部事务。

中国的数据到底可不可靠,甚至一时间成为了科研课题。曾出现过一批用本福特定律验证中国数据是否可靠的论文。

△论文标题《中国COVID-19监测的数据质量:基于世界卫生组织情况报告的客观分析》,研究认为“中国的流行病学监测系统的质量可以接受”。

但这一波验证的努力没有被西方主流舆论关注,没激起多大的浪花。那时候外媒还沉醉于寻找中国数据造假的各种努力中。有一波说大量注销的手机号说明死亡人数远超统计的,有一波说武汉殡仪馆的骨灰盒数泄露天机的,还有些戏精记者说采访了不能透露姓名的武汉医生就开始自由发挥的,好像记者不给他这位信源匿名人家就要性命不保似的。总之说中国数据造假的这个“铺子”,每隔几天就上一次新货。不堪其扰,防不胜防。

另外还有一类当时看起来比较高级的质疑是:“中国没有把大量的无症状病人数据算入确诊”,于是文章得出结论,“中国的数字不准确”。

让我们来横向对比一下。那个时候中国已经在关注无症状病人了,而各国还大多只是在对付症状严重的新冠病人,完全还顾不上无症状感染者。铁证之一是三月份英格兰首席医疗官克里斯·惠蒂在采访中说的话—— “只有感染了的人才需要戴口罩。”

可见当时他还不认为没症状的人(包括健康人和无症状感染者)需要戴口罩,说明他还没意识到无症状病人也会传染,说明他还没考虑无症状感染者算不算确诊,说明英国还没有大规模检测和隔离。总之金融时报所在的英国,其抗疫的精细程度和当时的中国还差得远呢,但是媒体就敢无知无畏地质疑中国了。

让我们再来纵向对比一下。5个月后的2020年8月,瑞典卫生署发文怪中国新冠检测试剂盒产品不好,测出了很多病毒携带量较低的人,把所谓“不该算成阳性的”病例都算成阳性了。欧洲头条之前写文章辟过谣了,那是因为我们的产品太灵敏(《听说我们的新冠检测试剂盒又被瑞典黑了,独家采访还原线个月后,当瑞典把无症状感染者不算确诊病例,不但不是瞒报,而且还要怪检测试剂盒不好,测出来就是不对,又是中国的锅咯?

媒体人里也是有愿意多点数据、少作预设的人的。再拿金融时报做数据可视化的Murdoch作为例子,他在四月初曾用世界各城市的交通数据做过一个研究,虽然都是封城,他发现武汉的交通拥堵值是样本中最小的。

于是他得出结论,“武汉的封城和其他封城是不一样的。封城10个礼拜过去了,武汉的街道依然安静。而(封城中的)伦敦人还愉快地开着车呢,洛杉矶也一样。纽约和巴黎算是听话的,但他们的封城仍然达不到武汉级别的封城”。

其实我们自己当然知道,中国的数据异常是因为跟别人比我们下的狠招“异常”,或者说吃苦守规矩的程度,跟别人比“异常”。

正是武汉当时“异常”冷清的街道,换来了如今 “异常”的热闹。吃得苦中苦,方为优秀的人。而那些大规模检测、追踪、隔离、收治都没跟上的国家,当时过早地解封,如今正不可避免地、不幸地,面临着疫情反弹。中国人可能会想到一句话,少小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而这次双节长假的各种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人山人海)的照片正是对当时那些“中国数据不可信”说法的最好打脸。因为这种证据强到没人能调度,没人能编排,所以无法反驳。

当然睁着眼说瞎话的人永远还是有的,但我们不如自我警醒,不要让自己变成如同他们那样的傲慢无知、不拿证据说话的人。

(责任编辑:dd)
网友评论